主页 > 教师之窗 >
 
图文资讯
教师之窗

大多数中国父母都不懂如何表达爱!姜文:我活在母亲的差评里,这一

教师之窗 | 2019-02-22 | 标签:大多数,中国,父母,不懂,如何,表达,姜文,活在,母亲,差评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天下最难取悦的人?”

“亲爱的,当然是你爸妈啊。”

真的,老师只看你的成绩,老板只看你的 KPI,但是父母的要求简直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自己和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考得好晚上加菜,考不好挨骂挨打,无数次想要偷偷改成绩单;

本来想炫耀自己的厨艺,做的菜却被爸妈百般嫌弃;

和同学闹翻了回家诉苦,却被教训“遇到问题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酒后真言

周末聚餐,原本愉快热烈的气氛,却因一位朋友的“酒后真言”熄了火。

 大家都在讨论怎样买票回家,给爸妈送点什么。朋友小宇却一言不发,闷头喝酒。

 有人不识趣地问:“你几号回去?团购蓝罐曲奇,要不要一起?”

 他说:“买什么他们都要挑毛病,贵了、难看、不实用、没眼光……懒得买!”

 说着说着,这个一米七八的男人,竟然借着酒劲哭了:“我在他们眼里,从来都没好过,我一辈子小心翼翼讨他们欢心,努力读书,努力找好工作,努力给他们买东买西,可他们永远都不满意!我不想回去,在他们面前,一团抹布都比我有价值……夸我一下会死吗?!”

 看着这个名牌大学毕业,业务优秀的小伙子就这样失声痛哭,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有多少孩子都是这样被父母打击着,一辈子都在求父母点赞。

 宫崎骏——零分父亲

前不久,《龙猫》时隔30年登陆中国,无数人去电影院还了“欠宫老爷爷的一张票”。

 作为顶级动画巨匠,宫崎骏温暖治愈了全世界。却唯独漏了他的儿子——宫崎吾朗。和很多孩子一样,宫崎吾朗也会在父亲打击下长大的孩子。一次访谈中,宫崎吾朗甚至评价宫崎骏是个0分的父亲。

 年幼的吾朗继承了父母的绘画天赋,并梦想能成为父亲那样棒的动画导演。

 宫崎骏认为动画行业辛苦,不希望儿子从事动画,同时,他认为儿子没有动画天分,极度看不起儿子的作品。

 他憋着一口气,拿出了第一部作品《地海战记》,宫崎骏却在观影时,众目睽睽下,中途离场,还写信批评。

 第二部作品《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发布会,宫崎骏在现场毫不留情批评影片,吾朗不得不在尴尬气氛中,公开谢罪。

 之后票房不错,宫崎骏仍然说:“好歹也给我点压力呀。”

 宫崎吾朗气得口不择言:“可恶,不要给我死太早!”

 宫崎吾朗也是倔强,意思是:你等着,我会证明给你看!

 没有人的成长是一蹴而就的,宫崎骏自己也画过无数失败作品, 38岁才出了第一部动画,还票房惨败。

 《哈尔的移动城堡》说:“爱,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人,而是学会用完美的眼光欣赏那个并不完美的人。”

 真正的爱,是理解,是欣赏,是鼓励。

 宫崎骏曾被问起:为什么总是在斥责孩子?他的解释是:与其让别人胡乱批评,还不如自己来毒舌。

 错!孩子心里,哪怕全世界都不认可我,只要你认可我,那世界就是完整的,我就有力量砥砺前行。

 就像《哈尔的移动城堡》中说的:“只要你一个肯定,我就足够勇敢。”

 打击不是教育,更不是爱。

 得不到夸奖的CEO

那些一生都在求父母点赞的孩子,心里到底有多苦?

 2017年,搜狗登陆美国纽交所,对于CEO王小川来说,他付出的十八载春秋,终于开花结果。

 人生里程碑时刻,现场的母亲却说:“才50亿,看看人家腾讯阿里。”

 不知道那时那刻,他心中是否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地碎了?

 文学家拉伯雷说:“人和人之间,最痛心的事莫过于,你认为理应获得善意和友谊的地方,却遭受了烦扰和损害。”

 如果这个人还是自己的至亲,这种痛心应该会加倍吧。

 王小川的履历,金光闪闪的学霸人生:

 18岁获得国际信息学奥赛金牌

特招进入清华读计算机本硕

27岁成为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

32岁全面负责搜狗战略及运营管理

40岁搜狗公司赴美上市

 他却在某访谈时说:“在我妈眼里,她总觉得别人家孩子会这个会那个(总之比你强)。”

 姜文:她从没夸过我

有些父母,永远看不到自家孩子的好,一味苛责、打击,以爱之名撕裂孩子渴望价值的心。

 负能量场里长大的孩子,都有一个跨不过去的心障。

 姜文在十三邀访谈中,罕有地谈及人生失败。

 这个眼光犀利、才华横溢,手捧无数奖项、头顶耀眼光环的男人,竟然说:“我平常是个很不自信的人。”

 即使早已晋级卓越人士,内心却有一处是虚的,就像风筝飞在天上,却感觉不到那根线,飞得越高越不踏实。

 他说:“我考上中戏她(妈妈)也不高兴,我买了房她也不愿意住,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看见我做的事高兴。有时候我觉得生活没招,才拍电影假造一生活,我回到现实,面对的是十几岁一样的困境。”

 功成名就如姜文,赢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内心却困在一份求而不得的渴望里。

 他的母亲前年过世了,他说“她最终也没夸过我”。

 他永远失去了机会,心里的伤,永远难以愈合。

 三毛:解不开的心结

作家三毛在《送你一匹马》书中,记录了她和父亲的故事。

 从小,她的父亲对她颇为苛责,对她的作品也诸多不喜。

 1983年,三毛在《联合报》发表《朝阳为谁升起》,父亲读后,一改常态,留下127字的纸条表达了赞赏。

 三毛读完字条,这样写道:

 “你留的信,很快地读了一遍,再慢读了一遍,眼泪夺眶而出。爸爸,那一刹那,心里只有一个马上就死掉的念头。”

 接下来这句话,更扎心:

 “等你这一句话,等了一生一世,只等你——我的父亲,亲口说出来,肯定了我在这个家庭里一辈子消除不掉的自卑和心虛。”

 父亲的认可,是她一生追寻的“道”,那一刻,是“朝闻道,夕可死”的解脱感,似乎生命的任务业已完成,死而无憾。

 柏邦妮问:“一个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心里的苦?”

 马东说:“因为太苦,所以一丝甜就够了。”

 父亲的一句肯定,是那漫长苦涩里的一丝甜,如烟火般顷刻照亮了人生。

 她说:“这一生,丈夫欣赏我,朋友欣赏我,手足欣赏我,都解不开我心里那个死结。对我来说,一生的悲哀,并不是要赚得全世界,而是要请你欣赏我。”

 童年时期对心理的影响极其深远,在“刚烈与脆弱”,“自卑与自负”之间摇摆的三毛,最终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世界,也许,与此不无关系。

 批评是一把双刃剑

常常被打击的孩子,不仅心里苦,一生都在求父母点赞,同时也因为安全感与价值感极度匮乏,让他们一辈子都活在自卑里,总是认为自己不够好,配不上这个世界。

 真正能使孩子健康成长的,是孩子内心的力量。如何把父母的期望内化为孩子自己的力量?如何对待孩子成长中的缺点?

 唯一的途径是理解、鼓励和爱。

 掌握好批评的度

 父母要与孩子建立好的连接关系,《他人的力量》一书告诉我们,好的连接关系,赞扬和批评的比例是6:1,而坏的连接关系,赞扬和批评的比例是1:3,以至更低。

 用正面的语言

 《正面管教》一书讲到,父母要善用正面的语言教育孩子,切忌辱骂和人身攻击,也尽量少使用否定的语句。

 我参加过一个正面管教的心理讲座。

 开课前,有个互动游戏:讲师说指令,大家照做。

 两组指令,意思完全相同,区别是,一组用正面的语言,一组用负面的语言。比如:“请坐下”和“不要站着”。

 游戏结束,心被狠狠戳中,负面的语言,特别刺耳,人不由自主地焦虑、紧绷、防御。

 对事不对人

 《他人的力量》一书说,好的连接关系,并不是没有批评,而是批评具有建设性,对事不对人。

 许多父母,动不动骂孩子“笨死了”,“你就是不如某同学好”,这种话,要么是发泄,要么是挑刺,根本不是教育。

 教育是和孩子一起找到问题,分析原因,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和帮助。

 父母的心态

 生存于世,父母难免有许多压力和情绪,孩子常常无意中成了出气筒。

 孩子有缺点,不是不能批评,而是批评孩子的时候,父母的心态,是出于爱,还是出于泄愤。

 遇到问题,先克制两秒,用接纳的心,宽容的态度,善意提醒。

 李宗盛

父亲是一个旁观者

 李宗盛有一首长达6分多钟的歌《新写的旧歌》,无数人听得泪流成河。

 沧桑的歌声里,父子间的隔阂、从未得到认可的遗憾、漫长一生无解的心结。与其说是“言和”,不如说是“奈若何”。

 这也是多少人内心,想说不能说的苦。

 无数影视剧里,都有一个大boss,看似强大无比,其实,内心有个大窟窿,倾其一生都在表演,只为向父母证明“我不差”。

 父母是孩子的来路,亦是孩子的归途。

 我们要明白,无论子女长到多大多老,无论世间获得的名利多么耀眼,他们的内心里,最珍贵的,不过是来自父母的那份欣赏与肯定。

 



上一篇:陕西中北专修学院招生 下一篇:孩子是怎么“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