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生园地 >
 
图文资讯
学生园地

从《沙人》反观霍夫曼的“自我分裂”

学生园地 | 2019-02-18 | 标签:沙人,反观,霍夫,自我分裂,E.T.A.,霍夫,曼时,德国,

E.T.A.霍夫曼时德国浪漫主义流派的重要代表作家之一。他1776年生于柯尼斯堡,1792至1795年在柯尼斯堡大学学习法律。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法官。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继续发展自己卓越的艺术天赋。他就像他诸多作品中“自我分裂”的人物一般过着一种“双重”生活。白天,他在法庭干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晚上,他便开启自己的真正热爱的生活——绘画、演奏、谱曲、写作。在另一个“自我”的世界里,霍夫曼无所不能。分裂的“自我”,再加上酗酒的父亲、有抑郁症倾向的母亲以及独立后并不如意的生活,造就了霍夫曼神秘怪诞、离奇诡异、披着奇妙想象力外衣却又讽刺阴暗的写作风格。虽然他新颖大胆的创作方法被歌德评作“仿佛是过量使用鸦片而产生的幻觉”,但是他的创作手法却在半个多世纪之后对托马斯·曼、君特·格拉斯、卡夫卡等文学巨匠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小说《沙人》(DerSandmann)便是霍夫曼的典型代表作品之一。

 

 

小说《沙人》主要讲述了具有诗人天分的大学生纳坦奈尔(Nathanael)的故事。故事以纳坦奈尔与未婚妻克拉拉(Clara)及克拉拉的哥哥洛塔(Lothar)之间的三封信开始,三封信的内容分别为——小贩科泊拉(Coppola)让纳坦奈尔回忆起了儿时一段可怕的经历:在纳坦奈尔孩提时代,他将深夜到访的客人——律师科佩琉斯(Coppelius)视作以“失明”惩罚不睡觉的孩子的“沙人”;克拉拉认为,这一切都只是纳坦奈尔潜意识臆想出来的产物,让他停止这种无谓的幻想;纳坦奈尔告诉洛塔,他没有精神问题,他只是把科泊拉的身份搞错了,因为科泊拉说话带有口音,而科佩琉斯是真正的德国人。除此之外,他还在信中提及到他的大学教授——意大利物理学家斯潘朗札尼(Spanlanzani)以及他的“女儿”奥琳匹娅(Olimpia)。

 

 

三封信之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自称为“纳坦奈尔的朋友”的叙述者,并以第三人称的口吻继续讲述接下来发生的故事:纳坦奈尔因为“沙人”阴影,陷入噩梦与幻想世界中无法自拔,这让克拉拉感到非常厌恶。纳坦奈尔因此觉得克拉拉不理解自己,且愤怒地称克拉拉为“没有感情的机器”。这一幕让洛塔十分恼怒。在获得洛塔的原谅之后,纳坦奈尔启程回家,到家时却发现房子被烧毁了。所幸他的全部财产都被抢救到了一所位于斯潘朗札尼教授家对面的新房子里。入住新家后他被房间对面的奥琳匹娅所吸引,他日日透过科泊拉卖给他的望远镜看着奥琳匹娅,将克拉拉和洛塔忘得一干二净。几天过后,纳坦奈尔参加了斯潘朗札尼教授举办的舞会。在舞会上,纳坦奈尔邀请奥琳匹娅共舞的人,其他人都认。一舞过后,纳坦奈尔更坚定了自己对奥琳匹娅的爱并准备向奥琳匹娅求婚。正当他筹划求婚仪式时,却意外从科泊拉和教授的争吵中获悉,奥琳匹娅只是一个机器木偶。科泊拉在与教授争吵过后偷走了奥琳匹娅。当纳坦奈尔在追上科泊拉之后却只发现了奥琳匹娅的“尸体”。纳坦奈尔因此崩溃,陷入了疯狂。在疯人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纳坦奈尔恢复了理智。出院之后他就开始筹备与克拉拉的婚礼。有一天,纳坦奈尔与克拉拉准备登上灯塔享受美景。当他们准备透过望远镜观赏远处的灰色灌木丛时,纳坦奈尔看到了克拉拉和“沙人”科佩琉斯。这让纳坦奈尔再度陷入疯狂。最后,纳坦奈尔在疯狂中坠下了灯塔,凄凉地死去。而克拉拉最终过上了纳坦奈尔所无法给予的尘世幸福。

 

从上述的故事情节可以看出,小说《沙人》的主人公纳坦奈尔无疑是一个“自我分裂”的疯子。纳坦奈尔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真实世界与幻想世界,也因此拥有着两个“自我”:在真实的世界里,纳坦奈尔所坚信、热爱的一切都遭受着最亲近的未婚妻克拉拉的抨击与批判。这让纳坦奈尔纳坦奈尔的“自我”与真实世界产生了矛盾。与此相反,在纳坦奈尔的幻想世界里,也就是“沙人”科佩琉斯的化身——科泊拉所在的世界里,纳坦奈尔却能证明他的“自我”存在的合理性:科佩琉斯的存在证实了“沙人”的真实性;科泊拉的出现代表着纳坦奈尔的幻想世界再度开启了大门;纳坦奈尔迁居后意外来访的科泊拉给纳坦奈尔带来了串连起后续故事的望远镜,这成为了纳坦奈尔通向“自我”世界的钥匙;与机器木偶奥琳匹娅的爱情让纳坦奈尔所坚持的“自我”得到了承认。

 

 

而即将打开“自我”世界的大门的纳坦奈尔却在即将身陷于幻想世界时意外得知他的爱人奥琳匹娅只是一个木偶,“自我”世界分崩离析,纳坦奈尔也陷入了疯狂。脱离了“自我”,纳坦奈尔终于再度回归真实世界。可就在纳坦奈尔准备展开生活的新篇章时,他却在望远镜里同时看到了克拉拉与科佩琉斯。两个世界的碰撞令纳坦奈尔彻底崩溃,最终选择用死亡来成全他所执着的“自我”。

 

同样,霍夫曼也正如他笔下的纳坦奈尔一般有着“分裂”的灵魂:霍夫曼是一位法官,所以他有责任和义务日复一日做着他并不热爱的工作,这是霍夫曼的真实世界。但霍夫曼在真实世界里过得并不如意,一生没能得到认可。最后还因支持学生运动,反对政府捏造罪名而受到审讯,以致晚年凄凉。

 

与此相对,在霍夫曼的另一个世界里,他遇见了真正的“自我”。在这个世界里,他可以是画家、音乐家、作曲家以及作家。《金罐》、《胡桃夹子与老鼠王》、《雄猫穆尔的人生观》、《跳蚤师傅》以及《沙人》等等——一个个故事从他的笔尖飞向了世界。虽然他的作品是“病态”的,是怪诞、诡秘、疯狂、阴暗、悲观、厌世的,但是它们都深刻表达着霍夫曼真正的“自我”——他的作品刻画了一个又一个“分裂”且“癫狂”的艺术家,他们都映射着霍夫曼自己。通过这些作品,霍夫曼也在尖锐的讽刺着那些执着于理性,背弃了甚至是丧失了感性的,在所谓的“真实世界”里迷失了“自我”的庸碌的人们。

 

可以说,《沙人》的主人公纳坦奈尔是“自我分裂”的疯子,霍夫曼则是想要徜徉于幻想世界寻找“自我”、坚守“自我”却又被现实所缚的矛盾的“精神病人”。霍夫曼创造了纳坦奈尔,纳坦奈尔则是霍夫曼自身的缩影。霍夫曼对“自我分裂”、“双重自我”的运用,表明了他对人类感性世界的关注以及对理性世界的批判。霍夫曼在他的作品中用一个个“自我分裂”的、“疯狂”的人物,用这种不稳定、扭曲且错乱的形式呈现给世人被“冷冰冰”的理性主义遗忘了的感性内容。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作家,一个洞察者进行沉默而有力的反抗和发声,点醒了被理性主义侵蚀,从而变得没有情感,冷冰冰如机器一般的人类与社会。

 



上一篇:德国人和“吃”这件事儿 下一篇:【嘉锦.学生园地】“艾”如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