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生园地 >
 
图文资讯
学生园地

【嘉锦.学生园地】“艾”如清风

学生园地 | 2019-02-19 | 标签:嘉锦,学生园地,清风,二月,新柳拂,荒芜,冷风,晕染出,点点

二月新柳拂风,荒芜的冷风被晕染出点点生气。这是新生的季节,辞旧迎新,冬去春来。我有些彷徨,紧张从得知了分班名册开始。我即将走进这个同年级最不熟悉的班级。这是新生活,我这样对自己说。

肩上的包很沉,我几乎可以称得上腼腆地走进了五班。教室里的人不多,我还在忐忑不安,猝不及防的一声“新同学吗?”在安静的环境里若如惊雷,那其实是个尚算温柔的女声,但对于当时的我来所,是这样的。

讲台上的人有着黑得深邃的大眼睛,却没有深不可测,古井无波的情绪危险感,在这汪深潭里一览无遗,她是欢喜,还是生气,就像是小石潭底游弋的鱼,清晰可见,勃勃生机。时而目光锐利,扫过时有令人紧张的错觉,就像是谎言被人揭穿,不是会令人印象深刻的面容,却因为这双眼睛有了令人难以忽略的气场。她并没有因为我的初来咋到有一丝不同,仿佛我已在这间教室待上了半年,对这里的一切驾轻就熟。她只是对我说:“把寒假作业按顺序交好,就像第一排一样。”她是一个严谨又好相处的老师。这是我对艾儒琼老师的第一印象。

 

真正令我改观的是几个月以后。我是一个拥有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过去的人,被环境塑造得有些敏感偏执,本质上孤傲冷清,却想成为光,以为这样就不会孤独,不会受伤。因为文化节策划上的冲突,我和同学大吵了一架,我说话刁钻,经常伤人不知,更别提吵架的时候,女同学哭着跑回了教室,虽感抱歉,但高高在上的自尊不允许我率先低头,第二天我却因为与之交好的同学态度上的一点点变化,崩溃大哭。那一天,严谨认真的艾老和我讲了一上午的话,我将那些钝痛的伤口撕开,任过去的疼痛向另一人涌动。我哭,艾老就坐在旁边听着,给我递纸,我们就坐在操场的边沿上,我将疮痍而贫瘠的内心毫无保留地呈现给她,她就像久旱后的甘霖,为数不多次的让那隐隐作痛的伤疤稍稍愈合。多么温柔的人,就像那一上午的云卷云舒、朝霞清风,就像那操场边青石下的小草,就像脚下那被泪水液透的泥土。

天下温柔共十分,你占七分,你包容我流泪的那天的云和风占两分,其余占一分。

我的故事结束了。我们的故事才开始。

情人节分割线


数学上有负无穷到正无穷,在我的短短的一年高中里,有“爱无穷”(艾儒琼)老师的关心和理解。想着在几月前还可以朝夕相处,此时却在大洋彼岸,思绪万千,无时无刻不想飞回到嘉祥,到那个因为有了Abby,让我更加思念的地方,也让我更加感激的地方。

我喜欢听Abby对班级建设的看法与在校学习生活的建议。从初中过渡到高中多有不适,Abby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们要做好准备,放平心态。老师用言,告诉我们该如何去改变;老师用行,教导我们该如何恪守常规。她常说,在高中与学生相遇,会遇见更好的自己,遇见更好的未来,但也是因为遇见您,我们才有了机会,遇见了更好的自己。老师强调高效,强调常规,在我这个熊孩子的心理深深地埋下了规则意识,让我在一万公里外受益匪浅。

Abby平时较为严厉,但却是最牵挂我们的人。我仍然记得也永远不会忘记,在我离别之际,她写下的那句“在晨辉北路等你”。当我回家时,见到这个教会了我为人、学习的老师,我会笑嘻嘻地说:“艾比,我回家了。”

——高2016级5班  刘杨惟一

                                           

记忆中的艾老可以严肃认真,也可以风趣可爱。高三午后的那句“进入状态了”可以瞬间营造出严肃的学习氛围,英语课堂上的口头禅“搞懂”亦是我们时常模仿的金句。她会和我们一起因为某个梗而开怀大笑,也会和我们一起谈天论地,分享生活。她是我高三迷茫时的恩师,也是我可以聊天倾诉的朋友。她是工作时一丝不苟的艾老,更是生活中可爱真实的小艾。

—— 高2013级3班  苏秀涵

 

                         

To:小艾

命运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在2013年的某个夏日,你与我们在某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相遇。当一个渴望摆脱初中的条条框框的高中生遇上一个非常重视常规的老师,当一个英语贼腊鸡的学生遇上一个要求严格的英语班主任,当一群调皮又自我的学生遇上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小艾,这注定是一个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记得那年刚上高中时,班上的人们中午都有“拖延症”,总是晚两分钟到教室,因为此事你在班上多次大发雷霆。(可我们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想继续睡午觉)当年我们年轻不懂事,许多人还与你作对,强行刚正面,然后……(故事细节惨不忍睹,此处省略)

想必会有人比我们更知道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当我们在教室里的电脑上直播拳皇对决的时候;想必会有人比我们记得更清楚,曾有某人在某张纸上写下--“这几年里,我也看见了XX作为老师的成长”……

你说命运很神奇,我们在你的生命里来了又走了,三年又三年,可我想说,走了又还会再回来,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区区三年何足诠释一世情怀。

高中三年匆匆而过,可三年时光谱写的故事早已刻在心底。

故事仍在继续,永不停息……

——高2013级3班 高源   



上一篇:从《沙人》反观霍夫曼的“自我分裂” 下一篇:论家庭对孩子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