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生园地 >
 
图文资讯
学生园地

中德电影片名翻译方法与赏析

学生园地 | 2019-03-05 | 标签:中德,电影,片名,翻译,方法,赏析,电影,片名,一种,特殊,

电影片名是一种特殊的文体,力求通过简洁的文字传递尽量多的信息。对于电影本身来说,电影片名的功能是凸显影片内容,传达其主题信息和内涵,提供审美愉悦,吸引观众,增加票房,而一个好的电影片名不仅具有艺术性和欣赏性,还能在最大程度上吸引观众。可以说,电影片名是决定一部电影商业价值的关键因素。因此,电影片名的翻译既要忠实传递与影片内容相关的信息,做到片名与内容的有机统一,又要言简意赅,音意俱美,用目的语传达原作的艺术美,同时还应考虑商业因素,充分掌握目的语受众的文化特征和兴趣点,通过电影片名来激起目的语观众的观看欲望。

  笔者通过中德译语片名的具体实例,对电影片名的翻译方法进行了如下的总结归纳:

1. 直译

直译的方法分为语音直译法与逐字翻译法。

1.1语音直译

音译即将源语文本的发音结合音标直接转换为目的语。这种译法通常应用于以人名或地名为题目的影片,保留了源语文化的异域特色。如中国电影《叶问》的英文及德语译名根据其粤语发音译为IP Man,德国电影Hannah Arendt直接音译为《汉娜·阿伦特》。

1.2逐字翻译

  这种形式的直译是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翻译方法。它保留了原片名的内容和形式,忠实再现了原文的词汇和结构。如:《千里走单骑》德语译名为Dereinsame Tausendmeilenritt,《白日焰火》译为Feuerwerkam helllichten Tage,德国电影Triumph des Willens中文名为《意志的胜利》,从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出,逐字翻译保留了原片名的意义与结构,电影Kokowääh被直译《红酒烩鸡》,还突出了一种异域特色,吸引中国观众的兴趣。

 

 

2. 意译

 由于中德语言结构以及文化上的差异,很多电影片名如果只注重原文保留形式进行直译会造成目的语观众的误解,而意译法强调不对原文亦步亦趋逐字翻译,而要在彻底了解原文意义的基础上抛开原文,进行创造性翻译。笔者在此将意译的方法分为三种:略译、增译与释意法。

2.1略译

 即译语片名对源语片名进行删减,在不影响对影片内容理解的前提下使片名看起来更简洁概括。如《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德语译名Rote Laterne,德国电影Das weiße Band –Eine deutsche Kindergeschichte被简略译为《白丝带》。

 

 


2.2增译

 即译语片名为了辅助观众更好地理解电影信息对片名进行增添。如纪实讲述希特勒人生最后时光的电影Der Untergang,译入中国的片名是《帝国的毁灭》,中国电影《无极》德语译名为Wu Ji – Die Reiter der Winde。

2.3释意法

 译者不拘泥于源语片名的形式,根据自己的理解对片名进行目的性极强的释意,往往能忠实传达影片的内容主题。

如电影《智取威虎山》 被译为Dieletzte Schlacht am Tigerberg,电影Gegen die Wand被译为《勇往直前》,虽然抛弃了原片名的形式和用词,但还是能够准确表达影片内容;再如电影die Besucher中文译为《老爸来做客》,以及电影Mann tut was Mannkann被译为《男人那点事》,两部电影的中文译名都属于意译,同时还通过题目体现出了影片的喜剧风格,增强了片名的感染力;另一种创造性的释意法是将源语文化特有的文化概念用有目的语文化中与之相当的概念来代替,如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如果把“潘金莲”直译,西方观众并不能像中国观众一样立刻联想到一个风流淫荡的女人形象,而意译为Ich bin NichtMadame Bovary,用在西方文化中具有相似形象意义的包法利夫人来替代,则能够像原片名一样对目的语观众起到同样的效果;再如电影《金陵十三钗》,“金陵”是南京的古称,“钗”是中国古代妇女的一种首饰,有象征女性的意味,而“金陵十三钗”化自中国著名小说《红楼梦》中的“金陵十二钗”,短短五个字蕴含了多个中国特有的文化概念,若不考虑德国受众的文化背景对题目进行直译,也就不能顺利传递题目承载的文化信息。该影片的德语译名为Blumen desKriegs,不仅准确反映了影片的内容和主题,还通过西方人熟知的“战火之花”意象贴近了目的语文化。

3. 创译

  电影片名直译与意译的前提是译名符合汉语语言规范且不会造成目的语观众的理解困难,但有些电影片名若采取前两种翻译策略,其译语片名往往晦涩难懂,令目的语群众不知所云。这时就需要译者发挥自己的创造力,抛开原片名另起炉灶,进行创造性翻译。这类影片题目往往含有源语文化特有、目的语文化缺乏的文化现象,即文化差异造成的语义空缺。

针对这种语义空缺,最常见的创译手段是将该源语文化概念以目的语观众可以理解的方式表达,如德国电影Erbsen auf halb 6,其中的Erbse在这里的含义源于童话《豌豆公主》,形容人对不适十分敏感,即使表象正常但还是能觉察到异常,中文译者在充分理解这一西方文化特有的概念表达上,将该电影译为《爱情第六感》,既与题目有所重合,又表达了源语题目的深层含义。再如中国电影《倩女幽魂》,“倩女”的概念出自中国古代诗歌,若德语题目直翻为Geist einer schönen Jungfrau并不利于德国观众对电影内容进行有效的抓取,于是实际的德语片名译为了Verführung aus dem Reich der Toten,避开了对“倩女”这一文化概念的翻译,并恰当地在题目中透露了影片故事的主题内容。

 

 


还有一种处理此类语义空缺的创译方法是以目的语观众所熟知的源语文化中的文化概念来代替,既保留了异域情调又便于目的语观众理解,比如电影《侠女》,“侠女”的概念在德语语言中很难找到相似含义的对应文化现象,即恩仇分明行侠仗义的女子。其德语译名是Ein Hauch von Zen,用Zen(禅)这一极富东方神秘气息的概念来突出影片玄远幽深的意境,而随着西方对东方佛教的日益关注,Zen对于不少德国观众来说并不陌生,因此这一题目能通过德国人更熟知的概念来吸引观众,使其产生观影兴趣。

特别值得一品的创译电影片名是《霸王别姬》的德译名 Lebewohl,meine Konkubine。“霸王”一词同样在德语文化中难以找到对应的概念,德语的翻译巧妙地避开了这一难点,用德语观众熟悉的分别话语Lebewohl营造了一种分别的感伤气氛,符合影片整体的悲剧基调,通过霸王的视角使目的语观众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分离的场景,引起观者对主角人物与故事情节的想象。可以说,这一译语片名做到了在尊重原文基础上体现了影片内容,考虑到目的语观众的文化背景对题目进行了创译,创新地使用对话的方式,在保留了异域特色的前提下贴近了目的语文化,更便于观众抓取影片内容,为影片锦上添花。



上一篇:学生家长有194个博士 这所小学什么情况? 下一篇:初一学生:驰骋想象十年后的自己